放射损伤与数百万人有关我们对它知道得还是太少

放射损伤与数百万人有关,我们对它知道得还是太少

福岛核泄漏事故、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原子弹爆炸……在国外,核辐射曾给许多人带来伤害;我国每年也有数百万人接受核医学诊断的低剂量辐射、放射治疗的高剂量辐射。核辐射的威胁使放射生物效应与损伤防护研究受到空前重视。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9月24日宣布启动众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预示着弹劾特朗普的行动开启。在过去的两个多月内,从闭门听证会到公开听证会,从公布弹劾报告到起草弹劾条款,民主党人紧锣密鼓推进弹劾总统的程序,“驴象之争”愈发激烈。

放射治疗让大量肿瘤患者从中受益,但放疗造成的并发症也日益显现。肠道是盆腹腔肿瘤放疗最易损伤的部位,其中近50%的盆腔放疗患者存在明显的放射性肠损伤。另外,重大核与辐射事故也可造成伤员不同程度的肠道损伤。因此,放射性肠损伤的基础研究和临床诊治具有重要意义。

众议院全体表决通过弹劾条款后,提交给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如通过,特朗普将被解职

放射性肺损伤也是一类致死率高的重度放射损伤,在胸部肿瘤患者的放射治疗中,也是常见的并发症,至今尚无有效救治手段。放射性肺损伤主要体现为早期间质性肺炎和晚期不可逆的放射性肺纤维化,由此造成的呼吸衰竭是核辐射损伤主要的致死原因之一。

如果弹劾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特朗普将被解职。在这种情况下,副总统彭斯将担任总统,完成剩下的任期直至2021年1月20日。

菌群可治疗放射性肠损伤

但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袁征表示,如果民主党拿不出新的证据来论证特朗普“违法”,特朗普下台的可能性很小,由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几乎没有可能通过弹劾案。

放射医学仍有难题待攻克

他认为,要想有效防治骨髓造血干细胞放射损伤,可以调控细胞周期,受照前使更多的造血干细胞处于静止状态,从而降低其放射敏感性,减轻造血干细胞放射损伤;寻找促进DNA损伤修复的关键分子,使受到放射损伤的造血干细胞得到有效修复;优化造血生长因子运用的时机和用量,防止造血干细胞过度分化;重塑骨髓造血微环境,使其发挥调控造血干细胞稳态的作用。

放射性肺损伤尚不能有效救治

特朗普和尼克松弹劾案对比

骨髓是电离辐射的主要敏感靶组织,骨髓组织中的各种造血祖细胞和幼稚造血细胞由于增生活跃,对射线非常敏感,而造血干细胞大部分都处于静止状态,对射线相对不敏感。目前,急性照射放射损伤病人基本能治愈。但是,当骨髓受到大剂量电离辐射时,造血干细胞会遭受较大程度的放射损伤,其自我更新和增殖分化状态会出现失衡,表现为自我更新减弱,造成造血干细胞数量严重减少甚至枯竭,最终导致骨髓造血功能衰竭。

新京报讯 当地时间12月13日,针对总统特朗普“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调查”的两项弹劾条款在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投票结果完全依照党派划线,23名民主党议员全部支持,17名共和党议员全部反对。

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了针对总统特朗普的两项弹劾条款,分别是“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调查”。对此,特朗普回应,这是个“骗局”。接下来,如果美国众议院全体表决通过弹劾条款,特朗普将成为美国史上第三位正式被众议院弹劾的总统。

参议院需要至少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弹劾,特朗普才会被解职。而目前,共和党在参议院100个席位中占据53席,民主党占据45席,另外还有2名独立派人士。也就是说,只要共和党团结一致、无人倒戈,弹劾案就不会在参议院通过。

特朗普:我没做错任何事,投票结果是骗局

为了治疗放射性肺损伤,研究者逐渐开发了针对特定靶点的分子靶向药物、纳米载体药物等新手段,腺相关病毒介导的基因治疗也为放射性肺损伤的治疗提供了新思路。海军军医大学海医系舰船辐射医学防护教研室教授蔡建明表示:“我们通过放射性肺损伤的实验动物模型,研究了原花青素、虎杖苷、TBK1抑制剂等针对放射性肺损伤的有效防护手段。”

接下来弹劾程序怎么走?

骨髓对电离辐射最敏感

“放射性肠损伤像很多肠道菌群失调病一样,菌群也可用于放射性肠损伤的治疗。”中国医学科学院放射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刘强对科技日报记者说,益生菌的干预正是手段之一。

12月13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弹劾条款,23名民主党议员全部支持弹劾条款,17名共和党议员全部投反对票,这一结果完全依照党派划线。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和前总统尼克松,两人都被指“滥用权力”,挖掘政治对手的“黑料”,还被指企图阻挠国会弹劾调查。当年尼克松不堪压力选择辞职,而特朗普现在则选择高调对抗。

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好的经济,重建了我们的军队,解决了退役军人的问题,实现了减税、放宽了金融监管,并创造了那么多就业岗位,为什么还会遭到弹劾?——特朗普

众议院通过弹劾条款后,弹劾案将被递交至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参议院进行审理。在审理阶段,众议院将任命一些众议员充当“检察官”角色,向参议院呈交弹劾条款。参议院将制定审理程序,并向总统发出传票,要求他在规定期限内回应弹劾条款。审理正式开始后的程序包括:陈述、查证、辩论、参议院讨论和投票。

特朗普曾于今年6月表示自己不是尼克松,“他离开了,但我不会。”“除了创造我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成就外,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

投票结果完全依照党派划线

“如何防止或减轻电离辐射对造血干细胞的损伤作用并维持其稳态,一直是放射医学与防护领域的重点和难点问题。”陆军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系研究员王军平说。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13日对福克斯新闻说,“总统被解职的可能性为零”,“我们(共和党)都站在同一立场”。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德比·莱斯科表示,民主党人“没有依据也没有证据,没有犯罪存在,但无论如何他们还是会继续推进(弹劾),他们正在撕裂这个国家。”

特朗普还点名批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斥责他们蓄谋已久,发起弹劾只是为了政治利益。他在推特上发文:“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好的经济,重建了我们的军队,解决了退役军人的问题,实现了减税、放宽了金融监管,并创造了那么多就业岗位,为什么还会遭到弹劾?”

特朗普被控滥用职权、妨碍国会调查

研究人员发现,越是处于静息状态的细胞,其辐射抗性越强。使肠道干细胞处于静息状态,有望作为肠道防护的策略。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正是沿着这一思路,利用现有的抑制剂开发辐射防护药物。此外,在受照射前,通过细菌的类似物激活免疫反应,也起到辐射防护的作用。

据CNN报道,曾见证3次弹劾美国总统调查过程的民主党议员乔·罗夫格伦认为,特朗普的乌克兰“电话门”丑闻比尼克松当年的“水门事件”更为严重。他说,“历史上最大的担忧之一就是外国政府干涉我们的政治体制”,“尼克松的行为至少与外国无关。”

从舆论来看,虽然特朗普和美国主流媒体的关系很僵,但目前弹劾案缺乏特别“重磅”的证据,媒体没有“实锤”。随着弹劾程序推进,民主党紧追不舍反而可能招致选民反感,他们会认为民主党“不务正业”,为了选票不惜代价进行两党“内斗”。

人类发现电离辐射现象后,X射线最早用于医学诊断和治疗,相继在治疗肺结核、强直性脊椎炎及肿瘤上取得重大成就。但是,早期未认识到辐射的危害,一些从事放射性工作的人员和接受放射线诊治的病人受到大剂量的射线照射,产生了严重的辐射损伤,甚至造成死亡。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核武器带来的损伤,让放射损伤救治和放射损伤后健康效应防护成了放射医学研究的核心。

据法新社报道,民主党人希望在圣诞节休假来临前,加快弹劾案的投票进程。白宫回应称,司委会的这次表决是“情急之下的装模作样”。白宫新闻秘书格里沙姆表示:“总统期待参议院的公平对待和正当程序,众议院一直可耻地拒绝给予总统这样的待遇。”

与此同时,临床上放射性肺损伤的防治技术也相当匮乏,主要用糖皮质激素控制放射性肺炎急性期症状,但它对晚期的肺纤维化没有明确疗效。

据今日美国网站报道,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结束后,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表示,对于投票结果,人们感到“厌恶”,这是一个“骗局”。他说,司法委员会马拉松式的辩论,他只看了一点点。“民主党贬低了弹劾权。总有那么一天,会有一个民主党总统面对共和党掌控的众议院,我希望他们能记住这一点。”

BBC报道也指出,尼克松是指使手下潜入民主党竞选总部水门大楼窃取情报,属于内斗。特朗普则是被指为了个人政治利益向外国领导人和政府寻求帮助。

近日,香山科学会议第664次学术讨论会聚焦放射生物学关键科学问题与多组织器官损伤救治前沿技术。与会专家围绕放射致基因组等生物大分子损伤与细胞响应调控、细胞与机体组织放射损伤反应与调控、多组织器官损伤救治与组织再生修复、低剂量辐射健康影响等议题进行了讨论。

“虽然我们已在放射损伤的防治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但是仍有一些重大科学问题有待研究攻克,如不同组织器官放射敏感性差异的物质基础和内在机制、大剂量照射下机体损伤由敏感组织器官向难治性多组织器官损伤发展机制及防治、局部组织照射的整体远位效应等。”会议执行主席、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辐射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平坤指出。

第二个条款“妨碍国会调查”,指控特朗普全面妨碍众议院弹劾调查,拒绝让他的高级顾问提供文件和证词,阻拦官员作证。特朗普对于众议院就乌克兰问题的法庭传票,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绝对的且不加区分的藐视”,损害了众议院的宪法权利。

据美联社报道,下周,民主党占多数议席的众议院将全体投票表决弹劾案,只要有一项弹劾条款获得简单多数支持,特朗普将正式受到众议院弹劾。

据《纽约时报》报道,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就弹劾条款进行了为期两天、超过17个小时的辩论。辩论中,共和党一方始终坚持“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弹劾是出于政治动机”,并认为“滥用职权”是最低级的弹劾理由。民主党则指责共和党人拖延辩论,并质问“有谁敢说美国总统邀请外国领导人干预大选是没问题的吗?”

民主党人起草的弹劾条款中,“滥用职权”条款指出:特朗普以“腐败的方式寻求”乌克兰政府的选举援助,借助调查抹黑民主党政治对手。“在整个过程中,特朗普总统无视并损害了国家安全和其他重要的国家利益,滥用总统权力,以获取不正当的个人政治利益。”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罗德·纳德勒13日对于投票结果表示,这是庄严而又令人难过的时刻,众议院全院将会迅速采取下一步行动。

袁征认为,尼克松“水门事件”要比特朗普的“电话门”情节更严重,因为尼克松直接动用国家机器来谋取政治利益,这可以被视作一种腐败,同样伤及国家利益,颠覆了美国公平、民主的政治体制运作。特朗普虽然也是为一己私利,他主要是对乌克兰总统进行口头上的诱导,然后国务院得到了总统的暗示之后采取了扣下军事援助的措施。所以说,特朗普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动用总统实权。

malras.com